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六合宝典 > 多点记号 >

第十九章 忍订城下盟 计唆两虎斗

归档日期:07-21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多点记号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李中元剑眉微微一挑,面现不悦之色道:“在下亲笔写在白纸上的保证,你们不相信。”

  多宝夫人摇手道:“请大侠不要误会,大侠一言九鼎,何况立据为证,自是完全相信得

  李中元“哼!哼!”两声,显得甚是不满,但又无可奈何地说道:“照你们的规矩呢?”

  李中元冷笑一声,道:“你们不是故意为难么,翠谷藏珍又不是可以带在身上的东西。”

  率中元道:“翠谷藏珍,离此远在数千里之外,一来二往非三五十天莫办,难道在下得

  多宝夫人道:“我们用不着三五十天,只要七八天工夫就可证实一切了,而且在这七八

  天之间,你大侠是我们的上宾,除了不能出谷之外,予取于求,任你遨游享受。”

  多宝夫人笑道:“这副东西轻巧美观,又不碍着大侠什么事,大侠把它当作装饰品戴在

  李中元“哼!”的一声道:“要是夫人异地而处。不知你是否还说得出这种风凉话来。”

  多宝夫人大声笑道:“大侠,你在这方面就差得远了,一个人要不能自我解嘲,开朗胸

  李中元没想到多宝夫人能说出这种深具人生真谛的话来,怔了一怔,一笑道:“夫人说

  得有理,在下敬领教益,但是在下目前就有一件事,实是放手不下,夫人又当何以教我。”

  多宝夫人望了于婆婆一眼,两人嘴唇微动,商量了几句,多宝夫人点了一点头,转向李

  多宝夫人她隐身在这里,又在峭壁之上暗中有着安排,分明也是对因龙愁有所图谋,只

  不管怎样,这件事李中元不能实话实说,更不能请多宝夫人代劳,只有着苦笑,摇着头,

  于婆婆道:“者身生平从未对人有过如许好感,但对你,却甚为例外,你有什么两全其

  李中元道:“请两位老前辈先把在下那三位朋友放了,让他们率领少林武当两派高手自

  李中元道:“一切早经在下策划周详,他们只不过是照计行事,有没有在下参与,都是

  于婆婆又与多宝夫人用传音神功商量了一下,然后点头道:“老身可以考虑答应你这样

  于婆婆道:“照说,我们合作成功之后,你就是老身手下副首领之一,你的事也就是老

  身的事,老身有助你达到目的的义务,老身虽无爱于那些黑龙会的后生晚辈,但他们里面有

  不少却是我们自己的人,我们不得不顾到这一点,同时,如果不影响他们的身份的话,老身

  说得有情有义,可是听得李中元直皱眉头,而事实上,他也不能不说,当下眉头一皱,

  李中元遭:“说起来我们这次前往困龙愁目的只在一个小孩子,我们想把他从黑龙会手

  多宝夫人惊:“咦!”一声,道:“是一个什么小孩,如此重要,把少林武当两派的高

  于婆婆与多宝夫人不由得同是一震,道:“一位小王爷!黑龙会的评语,佩服之至。”

  于婆婆与多宝夫人相对望了一眼,显然真被他唬住了,两人又用传音神功商量了一阵,

  于婆婆点了一点头道:“李大侠,我们是诚心诚意希望和你合作,所以,这件事情,我答应

  于婆婆道:“希望他们能答应老身,他们少林武当两派,不得过问你我之间的事情,他

  李中元道:“这个在下要先和他们商量商量,他们少林武当两派最重允诺,只要答应了,

  秋霞领命而去之后,多宝夫人接着一笑道:“现在我们一切都谈妥了,你大侠是不是该

  李中元哈哈一笑道:“两位前辈为人行事,痛快淋漓,在下要再推三阻四的,就自己都

  多宝夫人飞也似的从内室将文房四宝取来,李中元张纸提笔,先画了一幅山形地势图,

  多宝夫人看过那图之后,交给于婆婆一笑道:“李大侠,十天之后,你就将是与老身等

  于婆婆收好那地形图之后,也是一笑道:“现在你就可以住在这‘锦庐’之内了。”

  李中元心里好笑,暗暗忖道:“只要你们给我机会,我是多多益善。”同时脸上也流露

  多宝夫人笑盈盈地发话道:“李大侠,刚才我们谈好的事,就请你转告他们三位吧!”

  李中元轻“咳”一声面带歉意地道:“在下已经与于老前辈他们化敌为友,成为一家。

  因此抱歉不能和各位进入围龙愁了,但于老前辈高义过人,为晚辈有始有终着想,她不但答

  话锋一转,顿了一顿,接着又道:“不过,于老前辈有一个条件,希望三位有所承诺,

  希云禅师口宣佛号“阿弥陀佛”道:“李檀樾,人各有志,贫僧等不便勉强,不过贫僧

  希云禅师庄穆地说道:“檀樾与于婆婆的合作,是否心甘情愿,有无商量的余地?”

  李中元正色道:“于婆婆与多宝夫人功力无敌于天下,与晚辈合作,正是相得益彰,大

  有所为,人生一世,草生一春,晚辈不愿错过这大好机缘,自是心甘情愿,何用问得。”

  欠身合十,行了一礼,接着又道:“于婆婆有什么条件,请见告吧!”李中元道:“于

  老前辈的意思是认为晚辈与各位人的合作,已告结束。从今以后,希望贵两派不要再干预晚

  希云禅师沉思有顷,长眉轻剔,慈光闪闪地吁声一叹道:“贫僧可以作此承诺,不过贫

  希云禅师道:“贫僧只能承诺不干预檀樾这次与于婆婆联手合作之事,至于将来因各位

  的行为,而有所影响武林安危时,本派不能袖手不管,因此贫僧今日之承诺,只限于此时此

  多宝夫人一笑道:“谁要你管那么多将来的事,将来再说吧!今天的事,你是答应了,

  多宝夫人点了一点头,随后面色一厉转向智圆大师道:“老和尚、老身向你要的是守口

  秋霞把他们送了出去,表面上他们与李中元之间,并无任何勾结,事实上,他们也真不

  敢有所举动,因为于婆婆与多宝夫人是何等人物,他们不能不深怀戒心,有所顾忌。

  好在,李中元约定龙玲玲接应的事,早已告诉了他们,如何进行袭击的计划,也早就拟

  至于李中元他自己,他当然也不会就此就范。他一面在等待机会,同时,也主动地在制

  “锦庐”有一间陈设高雅华贵的房子,给了李中元,那房子的左邻就是于婆婆,右邻就

  李中元面对孤灯,独处一室之后,止不住思潮起伏,杂念纷纷,一齐涌向脑中而来。

  同时,他又放心不下龙玲玲的任务能否顺利完成,白己要不是陷身此地,则可暗中一面

  这时,回忆前情,他忽然之间眉头一皱,暗暗忖道:“龙玲玲的神态言语,好像不对劲

  这种感觉,他当时是木然无知,一点也没体会到,现在在不同心情之下,回忆起来,当

  心念一动之下,越想越有可能,也越想越是心惊,暗叫了一声:“不好,她显然是自悲

  身世,又苦于无力自拔,因此准备一死谢世,以洗门户之羞……唉!我当时为什么那样糊涂,

  李中元对龙玲玲可说没有过丝毫儿女之情,最初的交往,完全是互相利用,各取所需的

  后来,李中元的救助龙姥姥与龙乘风,也不过是基于武林道义,略尽白己本份的行为,

  这次再入“困龙愁”,李中元动念去找龙玲玲,乃是基于龙玲玲身为刀君之后,料想她

  绝不会是丧心病狂之人,所以才大胆相求,可说一秉公义行事。想不到,龙玲玲却真的对他

  李中元心弦一阵猛震之后,脑念再动,伸手怀中,便把龙玲玲相交的两封信都取出也放

  另外那封写给自己的上面除了写着“中元夫君大启”之外,右侧多了一行小字,写着:

  李中元双目发愣,望着两封信,心里知道,只要拆开任何一封信,便不难明白龙玲玲的

  按照一般道德标准与个人的光明磊落态度来说,这种信是任你如何也不能擅自提前开拆

  的。但是现在的情形完全不同,李中元已经预感到龙玲玲有了以死解脱的决心,因此这封信

  如果只为了,斤斤计较个人的行为态度,致使-件可能防止发生的悲剧,而失去预防阻

  李中元应变奇快,掌力亦强劲非常,可是与来人内力一接之下,但觉-股反震之力猛然

  李中元左手一探,先抄住了一封信,然后右手一按桌面,人便穿窗追了出去。要知李中

  元虽然身戴手拷脚镣,行动却毫不受拘束,就是动手过招,也有相当的活动范围,只是不能

  以于婆婆与多宝夫人的神功修为,只要李中元不能任意施展身手,也足以放心无虞了。

  话说李中元一掠桌面,身子怒箭般射出窗外,只见迎面站着的原来就是多宝夫人,而那

  李中元猛然一沉丹田真气,收势稳住身形,站立地上,怒目向着多宝夫人道:“夫人,

  多宝夫人面带笑容,先不答理李中元,举起那封信,念道:“中元夫君大启,此信请大

  李中元只所得一股无明之火,不可抑制地冲冠而起,暴喝一声,道:“还我信来!”

  多宝夫人哈哈一笑道:“李大侠,你最好老实一点,现在你可别想和老身动手了。”

  说着,身形一旋,抬手之间,便捞到了李中元身上锁链,一带一抖,就把李中元抖出丈

  高手相对,毫厘之差,便影响整个的胜负,李中元如今戴上了这副劳什子,在多宝夫人

  李中元被她这一摔,反而冷静了下来,冷笑一声道:“敬人者人恒敬之,你这种行为,

  多宝夫人目光一掠信笺之下,忽然口中发出-声嗟叹,脸上神色倏然一变,变得非常古

  多宝人人虽然刚才失态了,被李中元这一叫,身体微微震了一下,举目望了李中元一眼,

  李中元伸手接住那封信,暗叫一声,道:“可惜,我失去了这一次制住她的机会。”-

  声暗自追悔之下,李中元已是急急地向龙玲玲信上看去。一看之下,李中元更是神色

  大变,激动的叫了一声:“玲玲!”原来龙玲玲那封信,着墨不多,道尽了她的辛酸苦心,

  那信上写的是:“中元夫君赐鉴:妾以淫佚无行现世人间,清名有辱,愧对我龙氏门中

  列祖列宗,实则清白自守,无亏自我,鉴君忠信可托,请于贱妾身后,验体为证,归事家祖

  母,为贱妾一表宗清白,贱妾死后有知,结草衔环,永感大德。贱妾感恩百拜。”

  李中元手中紧紧地握着那封信,只急得虎目之内泪光闪动,顿脚不止,他不能眼睁睁看

  可是,他怎样能够离开这里呢?英雄有泪不轻弹,李中元这时却忍不住英雄之泪盈眶欲

  奇怪的是,多宝夫人没有嘲笑李中元,也没进一步逼问李中元,静悄悄的竞自转身回房

  这-晚,李中元神熬心煎,更胜于热锅上的蚂蚁,辗转反侧,一夜都没有合过眼。

  以李中元的功力修为来说,莫说只有一晚没有合眼,就是十晚八晚没有合眼,也不至憔

  悴到这种程度,只因为李中元乃是一个奇男子大丈失,对龙玲玲这片衷心,不特充满了同情

  所以他的心情,正和伍子胥过昭关一样,他虽不是像伍子胥一样为自己焦急,却是为龙

  多宝夫人笑脸如常,似是忘记了昨晚的事,她这种深藏不露的态度,更使李中元心头上

  谷外少林武当两派的高手,已在昭云禅师与玄灵道长率领之下,登上了峭壁,只待时机

  李中元面对孤灯,剑眉一挑而起。暗叫一声,道:“不管如何,我要硬闯出谷了!”身

  李中元倒抽了一口冷气,尽量压住心中的惊悸,笑了一笑,道:“在下只是心里烦得很,

  多宝夫人道:“老身倒想去看看少林武当的和尚道士们的行事,你愿不愿意陪老身走

  何止愿意,李中元简直想得快要发疯了,当下也顾不得做作掩饰,喜形于色地欢声道:

  “愿意!愿意!当然愿意奉陪!”多宝夫人一笑道:“我们走吧!”转身走在前面。

  李中元随在多宝夫人后面,到得出口处,因为多宝夫人的关系.只是守谷之人躬身顶礼,

  到了峭壁之下.多宝夫人打量了一眼山壁,回头望了一眼李中元身上的锁链,道:“你

  多宝夫人-笑道:“老身能帮忙你的只能这样多,你要上不去,那就只怨你自己了。”

  敢情,多宝夫人是诚心帮他的忙,这真是做梦也想不到的事,李中元张口-愣,叫了一

  李山元但觉鼻头一酸,说不山是一种什么感受,自然也更无话可说,双足一点,长身而

  李中元手脚虽然不能尽情施展,由于他本身的功力深厚,虽然几次几乎失手,但还是登

  这时,少林武当的高手,都已隐身接近“困龙愁”山壁丛林一带,静静的没有一个人影。

  这正是李中元最迫切的心愿,领着多宝夫人便向龙玲玲的住处奔去。以他们两人的身手,

  巡视了全屋一番,只见侍候龙玲玲的下人,都已被龙玲玲用重手法点了死穴,房屋四周,

  各置了许多硫磺火药之类的易燃之物,一切都准备得非常充份,只要火势一起,整个房子便

  李中元这时对多宝夫人已是感激万分,从心底起敬地道:“夫人有什么话,请问就是,

  多宝夫人微微一叹,道:“你既然这样信得过老身,老身又岂能自贬身份,对你用此心

  话声顿了一顿,发自深心地长长地又是一叹,接着道:“你道老身这次为什么帮你这个

  这是无从回答的问话,不但不容易推测,纵然能够一口道破她的心事,也事非所宜,李

  李中元沉思了一下,道:“有何不可。”于是李中元坦诚的说出他与龙玲玲的一切交往

  李中元暗暗忖道:“看来这位大魔头也有她的一段伤心史,因此引起她对龙玲玲的同情

  正当多宝夫人与李中元各自想着心事的时候,只听一阵衣袂飘风之声传来,外面院落之

  因为来人除了龙玲玲之外,另有一人,李中元不便出声招呼,微一犹豫之下,多宝夫人

  李中元刚与多宝夫人藏好身形,龙玲玲已领那人走进房来。火光一闪,房中亮起了灯光,

  灯光之下李中元才看出另外那人,原来也是一个女孩子,只因她也是女扮男装,在灯火照耀

  直到李中元等得有点不耐烦,才听龙玲玲幽幽地长叹了一声,道:“我和你交待的话,

  那女子无可奈何地站了起来,忽然“哇!”的一声,哭了起来,接着身形一矮向龙玲玲

  龙玲玲伸手去拉那女子,那女子忽然双手抱住龙玲玲双膝,摇憾着道:“龙姐姐,你就

  她“不”字一吐,下面的话还没说出口,只见那女子抱着龙玲玲双膝的两手猛然向上一

  龙玲玲猝不及防,“腰眼穴”已被扣个正着,可是龙玲玲也快如闪电般,举手一掌,向

  那女子拼着实受龙玲玲一掌,双手一紧,内力猛吐,只痛得龙玲玲“唉哟!”一声,人

  那女子放开失去了知觉的龙玲玲,揉了一揉自己的肩头,然后抱起龙玲玲从窗口掠了出

  李中元与多宝夫人似乎都有着相同的心意,倒要看女子怎样对付龙玲玲,因此都未出手

  那女子抱着龙玲玲穿过四周的房屋,直向山旁奔去,到得山旁,扒开草丛里面的一个小

  洞穴,那女子把龙玲玲藏在洞穴之内,外面依然用长草盖好,然后,又回身奔向龙玲玲住所,

  这是龙玲玲与李中元约定的信号,那女子烧了龙玲玲的住所,她对龙玲玲之无恶意,可

  李中元先自暗暗松了一口气,但随之心中却又产生了一个难题,在目前这种情形之下,

  经多宝夫人今天对他这份义举来说,他是宁愿将来永远逃不出于婆婆的掌握,也不能这

  如果他这时唤醒龙玲玲把话说明,岂不又另生枝节,说不定又会闹得不可开交这对他与

  李中元心中打定主意,暗暗摇头一叹,传音向多宝夫人道:“看来玲玲不会有什么问题

  多宝夫人慨叹一声,道:“看在玲玲的份上,只要你以后好好待她,老身今天放过你,

  你不用回蚩尤窟去了,不过你身上这副锁链,老身爱莫能助,只有你自己想办法了。”

  那位姑娘放起一把火烧了龙玲玲的住所,火焰冲天而起,已是引起了一阵大乱,她却一

  溜烟回到暗藏龙玲玲的地方,一矮身也正要拔草钻人那洞穴之内时,忽然只觉身后一紧,被

  人一把抓住了肩头,随听身后有人发话道:“姑娘,请不要惊慌,慢慢回过头来。”

  那位姑娘发现有人到了她身后时,真几乎吓得脱口叫了起来,听了李中元的话,才意识

  那位姑娘愣然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就是李中元……”听她的语气,似乎真不敢相信当前

  李中元接过玲玲,伸手拍开了玲玲穴道,龙玲玲穴道一解,人一回苏,眼睛还没睁开,

  李景璐一声娇笑道:“玲姐姐,你先别只管闭着眼睛骂人,睁开眼来看看是在谁怀里好

  龙玲玲原以为抱着她的就是李景璐,闻言之下,双目猛然-睁,这一睁眼之下,看清抱

  着她的正是心神为念的人,当时只羞得无地自容,口里“啊!啊!啊!”挣扎着就要脱离李中

  李中元双臂一紧,牢牢地抱着龙玲玲,轻轻地唤了一声,道:“玲妹,你这傻丫头,难

  龙玲玲被李中元一声玲妹,一声傻丫头叫得悲从中来,反手一把抱住李中元,扑着向怀

  这时再用任何言语慰藉,似乎都属多余,李中元只是双臂更加了一分力道,把龙玲玲抱

  龙玲玲尽情痛哭了一场,发泄了满腔郁结与幽怨,缓缓抬起头来,对着李中元的眼神,

  李中元截口阻止龙玲玲道:“玲妹,你不能这样出门伤人,她老人家对我们来说,可是

  李中元一叹,将会见多宝夫人的经过,一一告诉了龙玲玲,然后又道:“她到底是怎样

  一个人,实在令人迷惘,不过有一点,却是表现得非常明确,她对你有着出乎常情的垂爱,

  因此。我才能获得自由,前来找你,你说,她不是大大的恩人是什么?所以,你我对她,都

  李中元道:“其实说来也并不奇怪,人总有人性,她完全是因为受你至性的启发,发挥

  话声微微一顿,接着,借题发挥,语气一转,又道:“所以,你要认清自己,改正你自

  李中元断然有力地道:“你错得太多了,那完全是弱者的想法,弱者的行为,只能令人

  龙玲玲先是颇不以为然的直皱眉头,听到后面两句,身躯一震,若有所悟地连连点头道:

  李中元道:“没有什么可是不可是了,你现在已是我李家的媳妇了,我要给你作三分主

  说着,双臂一紧,再紧紧地抱住龙玲玲的娇躯,接着,头一低,吻住了龙玲玲小嘴。

  正当他们两情缠绪,爱河沐浴之际,忽然一声惊“咦!”之声,传入他们耳中,接着又

  李中元与龙玲玲两人霍地一分而开,投目望去,原来竟是那位李中元去找过一次的杂工

  要知上次李中元与他见面时,他是化装燕燕容貌,万老头虽然知道他的姓名,却未见到

  龙玲玲接着螓首一扬,一扫刚才那愧歉之色,不悦地说道:“万老,我们各司其事,这

  龙玲玲气势一张,那万老头愣了一下,神态一级,道:“燕姑娘,不是我老头僭越干涉

  你的权责,你看,你那寓所已经快要烧光了,你也该回去看看,上面查问下来,也该有个说

  龙玲玲冷笑一声道:“房子烧了是他们的,他们能不再配给我一栋,我才懒得理呢!”

  龙跨玲一笑道:“这个不用你担心,他们之中,还没有人敢向我起疑心,你去吧!”

  她话声未了,只见又有二条人影飞奔而来,现身之下,原来是少林的希云梯师与玄通道

  希云禅师与玄通道长大喜过望,欢呼一声,说道:“啊!你脱困了,那真太好了。”

  李中元扬了一扬手中锁链,苦笑一声,道:“只是这劳什子,任你如何,就是除它不

  接着-指龙玲玲,说道:“这位是晚辈拙荆龙玲玲,以后有请两位老前辈多多教益。”

  希云禅师与玄通道长虽不知其详,却已知道龙玲玲就是李中元内应,这时一听,原来她

  这时,龙玲玲抢步向前,她这时因为仍是男装打扮,所以抱拳为礼,先表示敬意道:

  希云掸师与玄通道长双手合十为礼齐口称道:“龙檀樾鼎助之力,功德无量,我等代表

  龙玲玲笑吟吟地连称:”不敢当!不敢当!”心里却是高兴得不得了,能得少林武当两

  龙玲玲心中高兴,一招手叫过李景璐替她向两位长老引见道:“晚辈这次如果能略言寸

  希云禅师道:“到目前为止,一切都非常顺利,只待信号一发,就可一举发动了。”

  玄通道长道:“我们一切行动,都是按照施土原定计划进行,施主既已脱险归来,仍请

  李中元一笑道:“这就是了,如果晚辈回去再与大家会合在一起,于婆婆找来问罪,贵

  李中元轻叹一声,道:“事实上,于婆婆迟早都会找来,如果我不和你们在一起,她就

  少林武当都是领导武林的名门大派。信义为本,说出的话,便不能不算数,于婆婆如果

  希云禅师与玄通道长,都是实事求是的人,不能空口慰藉李中元,两人心中都有着无比

  李中元一笑,让气氛轻松了下来,道:“于婆婆的事,我们不再谈,倒是这副脚镣手铐,

  对我妨碍太大,两位派中,可曾带得有什么无坚不摧的宝刃,帮我把这副劳什子除去,就是

  希云禅师舒眉一笑道:“真是,檀樾不提起宝刃之事,老衲真急糊涂了,昭云师兄随身

  就有一把寒犀刃,锋锐异常,任何宝刀宝剑难以劈开之物,那寒犀宝刃只需轻轻一划,立可

  李中元道:“为了预防于婆婆干扰,请归告令师兄昭云掸师准备就绪之后,请即提前发

  李中元道:“此外老前辈取寒犀刃回来时,如果晚辈因故他往,晚辈就留下这种记号,

  龙玲玲掠目打量了四周一下道:“这里实在不宜久留,大哥,小妹另有-处藏身之处,

  龙玲玲闻声一震。转头看去,只见一个貌似三十多岁的美妇人,正向他们身后掩来。

  旁边可看得李中元心中一火,暗忖道:“这算是什么师父,那有向自己徒儿暗中出手之

  他念动如飞,心中一火,口中冷笑了一声,身形微动之下,右手已是一探而出,向龙玲

  李中元因鉴于那美妇人乃是龙玲玲师父,料必身手不凡,所以出手之下,便是绝学,劲

  龙玲玲的师父悚然-惊,晃肩收手,一退五步,叱喝一声,道:“你是什么人?敢是讨

  龙玲玲一抬头,横身阻在李中元身前,叫了一声,道“大哥,不得无礼,她老人家是小

  李中元何尝不知她是龙玲玲师父,只是气她不过,所以略显颜色,因此,也见好就收,

  龙玲玲师父上下一打量李中元,只见他身上还戴得有手铐脚镣,寒森森的面色,陡然一

  龙玲玲面色一苦,暗中向李中元使了一个眼色,欠身道:“是,师父,你老人家怎样也

  龙玲玲道:“李郎与徒儿,已是心心相印,互结鸳盟,李郎因不识师父,冒犯之处,有

  话声顿了一顿,摇了一摇头道:“这里的一片心血,算是白费了,少林武当人多势大,

  龙玲玲心急出口,未加思索,现在被师父一问之下,却有难于说明之苦,同时,她在师

  父面前因久处积威之下,一切聪明才智,应变之能,都大大的受了影响,一时之间竟被问得

  李中元很了然龙玲玲心意,知道龙玲玲是顾念师徒之情,不愿彼此之间就此决裂,想采

  李中元暗暗思量,忖道:“好在我已经与希云禅师约定暗号,就随她去,也没有多大关

  系,只要留下暗号,料想希云禅师定能找来,那时解除身上锁链之后,再见机行事不迟。

  此念一决,李中元便接口道:”玲妹的意思是想等晚辈另外-位同伴,我看等不等他,

  李中元与龙玲玲交目示意,李中元走在中间,龙玲玲走在最后,随在龙玲玲师父身后而

  龙玲玲师父现身之后,根本就没有多望李景璐一眼,她为人也是聪明透顶,你不提她,

  龙玲玲师父对“困龙愁”内地理显然了如指掌,带着他们竟然奔向了李中元他们来时的

  李中元心中暗暗着急,生怕碰上来找他的于婆婆,可是,又无法向龙玲玲师父实话实说。

  双方身形都快,也都轻异略常,等到彼此发现对方有了来人,已是避让不及,只觉迎面

  于婆婆手中横着一枝鸠头杖,望着龙玲玲的师父一声冷笑,道:“原来,又是你在捣我

  可是,她在自己徒弟与李中元之前,却不甘示弱,也是一声冷笑道:“于婆婆,谁又招

  惹你了,你说话可要张开眼睛.别人怕你横强不讲理,老身可不在乎你这一套。”

  于婆婆指着李中元哈哈一笑,道:“唐彩云,我老婆子问你,你身后的那李中元,又为

  唐彩云也是冷声一笑道:“李中元是老身徒婿,与老身走在一起有何不当,谁要你姓于

  于婆婆“哼!”的一声道:“老婆子当然问得着,你自己问问他,他与老婆子是什么关

  于婆婆嘿嘿摇头大笑道:“你把徒弟嫁给他,又是为的什么?彼此!彼此!为的还不也

  唐彩云老羞成怒,冷笑一声,道:“可惜他现在老身手中,你于婆婆是空自高兴一场

  于婆婆挑眉一笑,点头道:“算你唐彩云还有点眼力。老婆子要不替他除去那绞魂索,

  于婆婆道:“绞魂索本身并没有了不起,只是我老婆子得到一种奇药,淬在那索链之上,

  于婆婆道:”大话人人会说,反正死的又不是你自己,将来守寡的也是别人,你说我老

  婆子唬人,我看你才是睁着眼睛在骗人呢!”接着,打了一个哈哈,又道:“话不说远了,

  就这副绞魂索你就没法子将它打开,我老婆子说句大话,只要你能将这绞魂索打开,我老婆

  唐彩云冷笑一声道:“我有了李中元,还怕没有翠谷藏珍么,谁要分你的一半,你这绞

  魂索,我倒要打开来给你看看,臊臊你的老脸。”接着,转脸向李中元喝声道:“中元,你

  李中元现在是打定主意,坐山观虎斗,装着一副既惜命,又渴望自由的暖昧态度,走到

  李中元依言伸出双手,只见唐彩云从怀中取山一把五寸多长的小玉刀,玉色赤红如火,

  可是,她落刀的部位是“绞魂索”的中间,“绞魂索”虽然一分为二,但分扣在李中元

  李中元以为她接着便将再次挥动她那把红色小玉刀,将他手上脚上的”绞魂索”一并除

  谁料,唐彩云用心只在一显颜色,并不准备就此替李中元将“绞魂索”除去,红光一闪,

  李中元心头一凛,愣在那里,做声不得。龙玲玲却是大声叫道:“师父,你为什么不替

  同时,于婆婆一叹道:“原来你得到了血芜玉刃,算我老婆子走眼,你把他带去吧!”

本文链接:http://philiptran.net/duodianjihao/740.html